主頁 > 要聞 > 正文

跨區域救災——深圳公益救援隊的“7.20”河南救援行動

2021/08/16 14:24公益時報 張明敏

  “太快、太快,這輩子沒見過這么大水,半夜醒來手摸到床沿就碰到了水,站立后水已齊腰。”家住河南衛輝市向陽路的榮相文驚恐的回憶著這一幕。

  7月20日,河南特大暴雨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截至8月2日12時,河南省人民政府通報河南最新災情,已致302人遇難,50人失蹤。

  災難發生后,第一要務是救人。

  我國應急救援力量主要包括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各類專業應急救援隊伍和社會應急力量。包括民間救援隊在內的社會應急力量迅速行動起來,為救災救援帶來巨大助力。

  “7.20河南洪災社會組織和志愿者協調中心”數據顯示,在生命救援階段,截止7月28日24時,登記報備社會組織共628個,累計530支隊伍、8697名救援人員前往前線救援。

  深圳公益救援隊就是其中一支隊伍,從7月21日全隊備勤、決定出隊,到隊員陸續抵達河南,他們克服跨區域救災的種種困難,在河南多地開展了救援行動。

  啟動跨區域救災

  7月20日,河南特大暴雨引發災情,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將防汛等級從2級升至1級,遠在廣東的深圳公益救援隊面臨抉擇。

  深圳公益救援隊的前身是2008年成立的深圳市戶外運動協會(又稱“深圳山地救援隊”),這是一支自發組織、全部成員均為志愿者的民間專業救援隊。2013年,正式注冊為“深圳市公益救援志愿者聯合會”(又稱“深圳公益救援隊”),擁有6支專業隊(山地救援、高空救援、醫療輔助、城市搜救、水上救援、應急通訊),所有隊員來自社會各行各業,且均為志愿者。

  曾參加過雅安地震救援,并在2019年首家通過了應急管理部開展的社會應急力量城市搜救能力2級測評。

  盡管如此,作為一家屬地位于深圳的民間救援組織,要啟動國內跨區域救災,人力、財力、執行力都面臨著考驗。

  與此同時,今年第7號臺風“查帕卡”正在珠海到茂名沿海地區登陸,并在16個小時內完成風力的三級連跳,將對廣東造成一定破壞,同樣需要救援。

  楊傳奇是深圳公益救援隊秘書長兼黨支部書記,在他看來,是否前去救援需要快速研判,貿然前往得承擔風險。

  隨后,深圳公益救援隊啟動關注,開始探究災區各方需求。很快,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會、卓明災害信息服務中心等合作伙伴反饋河南新鄉市災情最為嚴重。

  綜合研判后,在兼顧臺風“查帕卡”襲擾的同時,救援隊還是決定出隊。

  “雖然屬地有臺風,隊伍得備勤,但河南的困難我們不能不管,這是我們機構的使命。”楊傳奇說。

  按照深圳公益救援隊計劃,前后編制了4批次梯隊,總共68人依次前往,是歷年跨區域行動人數最多的一次救援,并設立前進營地、前方指揮中心、后方指揮中心,協同作戰。救援隊攜帶了4艘救生艇、11輛越野車、2輛裝備車,以及相應保障物資。

  專業隊伍出發也并非一帆風順,20號開始河南省內暴雨連連,機場、鐵路、公路均遭遇嚴重積水,交通大面積停擺,21號集結準備出發的21名隊員未能在當天成行,在等待一天后首批10名隊員才抵達河南新鄉。

  “可見當時的天氣狀況有多么糟糕。”楊傳奇說。

  據楊傳奇介紹,救援隊的專業救援小組,去到受災嚴重的村落做人員轉移工作,同時了解當地政府和民眾需求,通過后方隊員外聯和資源對接,向國內基金會和廣東地區企業募集資源針對性幫扶。

  這是一次嚴峻的挑戰

  2011年,趙強通過測試加入深圳公益救援隊,成為一名水上搜救隊隊員。這次7.20河南水災中,他被任命為深圳公益救援隊“7.20河南救災”前方指揮官。

  趙強介紹,救援隊大多以地震救援為主,有過魯甸、尼泊爾、深圳光明新區地震救援經歷,這是深圳公益救援隊成立后首次碰到這么嚴重的水災,雖然在2016年湖北水災、2020年江西水災的救援中有著不錯表現,但“7.20河南水災”仍是一次不小的挑戰。

  7月26日,救援隊在新鄉市鳳泉區、牧野區完成救援后,經過研判集中力量抵達衛輝市。衛輝市地處衛河與東孟姜女河東部,經共產主義渠流過,多日降雨讓衛河河水暴漲,共產主義渠承壓過限。

  7月24日,共產主義渠破堤,河水涌入衛輝市,導致城區臨街房屋、一樓住戶和機關、企事業單位被淹,從沒過車頂的水位來看,最深處甚至可達2米,城區基本陷入癱瘓,大量群眾等待從城區轉移至安全地帶,而衛輝市下轄鄉鎮也受損嚴重。

  深圳公益救援隊動用4艘救生艇,從衛輝市城區主干道前端進發,涉水前行,救生艇馬達不時掛到水下物體后停擺,駕駛員多次嘗試啟動繼續前行,在衛輝市城區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居民樓、商鋪等地兒緊急轉運出大量受困群眾。

  《公益時報》記者現場看到,救援艇、快艇、游船、臨時搭建的木筏均被派上用場,在水面運輸城區被困人員抵達水勢低位時,一些大型鏟車、卡車、救護車趕來接應,將災民送往安置處。

  城區水位長勢迅猛,很多被轉移群眾家里的財物及隨身物品都未來得及帶上,只能通過后期政府救助,有部分災民卻不愿轉移,只因家里地勢較高未被淹,愿意留在被洪水圍困區域的自家樓上,大多在二樓及以上樓層為主。

  一些留下來的居民表示,城區雖然斷了水電,但家里仍有煤氣和大量捐贈物資(食物、礦泉水等)可以度日,轉移至政府安置點,多人扎堆并不好過,等待數日積水將會逐步退去。

  7月28日,河南省水利廳黨組成員申季維在河南省政府第七場省防汛救災新聞發布會指出,衛輝市積水是共產主義渠牧野大橋上游1.1公里處右堤出現漫決,部分洪水順堤外流向下游進入衛輝市,于7月26日8時成功堵復。

  志愿服務打造公益隊伍

  災害救援除了生命營救、災情評估、災后防疫外還有很多工作,而救援隊一些隊員更帶著為家鄉而“戰”的愿景。

  深圳公益救援隊派出共68名隊員中,一部分就是河南籍人員,每次出任務前,隊里都會向所有隊員發出通知,等待隊員申報,通過體側、評估等后擇優派遣。

  李曉冬,在深圳工作的設計師,2010年加入深圳公益救援隊,在“7.20河南水災”救援行動中,他擔任災情調查組隊員。

  7月26日晚,深圳公益救援隊的復盤正在進行,討論隊內工作優化,隊伍中設立的災害調查、水上搜救、防疫消殺、后勤保障、物資接收、通訊支持、外聯溝通等組別都一一匯報,以查漏補缺、優化人員。

  李曉冬自告奮勇報名加入災害調查隊伍,并表示自己還能夠提供項目對接(災區需求對接),原來李曉冬是河南新鄉衛輝人,在深圳工作,水災中衛輝市城區的房屋被淹無法居住,他的父親臨時居住于親戚家。

  父親聽說兒子要和救援隊一起去衛輝市調研災情,二話沒說決定為兒子做向導。次日,在父親的幫助下,作為頭車(領隊)的李曉冬比原計劃早了1小時到達,為救援隊贏得大量救援時間。

  李曉冬的父親說,“自己兒子從事志愿救援,家人都很支持,小冬的爺爺是八路軍戰士,有著革命傳統,為人民服務我們感到很光榮。”

  李曉冬說,這就像是上陣父子兵,深圳救援隊中像李曉冬一樣來自河南籍的不止一位,本次行動前方指揮官趙強是河南洛陽人,是一名深圳急診醫生,妻子是河南新鄉人,平常2人都在深圳工作,洪災中妻子家里的房屋被淹,在救援的多天里,趙強始終堅守一線,從未回去看看受災的房屋和鄉親。

  趙強說,當初因為愛好戶外加入救援隊,又因為有急救功底,10年間自己深深愛上了民間救援事業。

  “一開始,隊員們大多出于熱情覺得參與救援有意義,培訓學習和文化建設后,隊員們認為這是一名公民的基本責任。對社會盡義務,判斷更加理性沒有沖動,就是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力量,更多是想把這些年積累的一些專業救援技術發揮出來,這是救援隊志愿服務的魅力所在。”楊傳奇說。

  “正因為救援隊的非營利性,很多時候,隊員想要參與救援行動,還必須自己貼精力和時間,這正是強調機構的公益性。”楊傳奇補充道。

  社會籌資保障機構運轉

  災害救援是一個迅捷反應的過程,需要常年備勤,自然產生人員、場地、裝備、運維等成本,保障機構正常運轉這些經費成為必須。作為非營利機構,救援隊自身的運轉和救災的費用從哪里來呢?

  據楊傳奇介紹,2013年前,深圳公益救援隊主要提供山地救援服務,萬科公益基金會是主要經費支持方,隨著機構逐漸轉型為綜合型救災隊伍,深圳壹基金也成為了救援隊的重要伙伴,行動經費大多靠基金會支持。

  2013年,雅安地震發生后,深圳公益救援隊前去緊急支援,訓練有素、救援成功、保障有力的印象給當時的壹基金留下深刻印象。當時,壹基金作為一家資助型基金會正在面向全國尋找緊急救援方面的合作伙伴。

  “信息回傳、物資管理、人員安置、后勤保障、財產公示完成的較好,每一筆資金和物資收入都會有對應的臺賬,公開披露清晰,這些得到壹基金的高度認可。”楊傳奇說。

  最終,壹基金成為了救援隊的戰略伙伴。

  此外,據楊傳奇介紹,深圳公益救援隊是一家5A級社會組織,已被納入政府采購名錄,救援隊有專業救援經驗,減防災、醫療急救等方面較為擅長,會跟政府部門、企業合作,提供專業救援培訓服務,適當收取費用,保證機構正常運轉。收取的經費會用來購買裝備、更新裝備和隊伍建設。

  目前,救援隊正式隊員有637名,志愿者1470名,每年都將有老隊員考核不過被降級,新隊員通過考核補充入隊。

網站編輯: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