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社會創新 > 正文

一杯咖啡 折射城市的溫暖與包容

上海永康路熊爪咖啡,市民帶著寵物來與熊爪合影

  上月,北外灘來福士開業,人們驚喜地發現此前引起諸多關注的“熊爪咖啡HINICHIJOU”,也進駐了這家上海灘的新“網紅商場”。1個月后,熊爪咖啡在南京新百中心再次開設新店。此時,距離2020年11月,熊爪在上海永康路68號第一次試運營,僅過去不到9個月。

  8月14日下午,徐匯區新一期“匯講壇”上,熊爪咖啡的人力資源負責人張悅在這場主題為“遇見美好”的論壇上,一口氣講述了多個與熊爪咖啡有關的人和事。在她的講述中,人們對這家去年冬天橫空出世的“網紅店”背后的商業邏輯、公益抱負,或許會有不同的認識。

  “只要你能講,我們就能聽懂”

  張悅是東北人,去年3月來上海工作前,曾經是北京餐飲業的北漂。作為一個新上海居民,她那一口“接地氣”的東北口音讓人倍感親切。能說會道的她也有些超出人們對熊爪咖啡的認知預期——一個以聾啞人咖啡師為主要工作者,飲品風格“小清新”,王牌熊爪也“萌萌噠”的咖啡品牌,究竟是一支怎樣的團隊?

  讓張悅在分享中幾次按捺不住激動之情,差一點“噴麥”的是熊爪咖啡杭州門店店長小林的故事。來匯講壇前一晚,張悅剛剛統計了熊爪在全國所有門店的人員數據,聾啞人在員工中的占比大約為70%,但杭州店的聾啞員工占比則有100%,即4位店員都是聽障人士。

  店長小林也是一位“無聲店長”。今年5月8日,張悅前往杭州面試新店員工。當小林出現在張悅面前時,直到面試結束,張悅也沒發現小林和普通人具體有什么不一樣。“我也不好意思直接問,就一直把他當作正常人來接待。”4天后小林入職,很快熟悉起咖啡制作各個環節。

  6月19日,張悅再次前往杭州店。這一次,她的任務是要為杭州店匹配一名店長。當她問小林“你覺得誰最適合當店長”時,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小林說“我覺得我可以”。事實上,包括熊爪的創始人在內,公司管理層都覺得小林很適合。6月20日,小林成為代理店長;7月20日,小林正式成為杭州店店長。而今,他帶領著另外3名聾啞員工,將咖啡店打理得井井有條。

  小林的成長讓張悅和其他“正常”同事們都很有感觸。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小林卻說,改變他、令他勇敢跨出這一步,積極要求勝任店長的原因中,也有張悅的功勞。

  原來,剛進店時,小林總也記不住黑咖啡是什么、加奶要加多少、果咖又是什么。一路磕磕絆絆幾天,小林有一次忍不住對著前來巡店的張悅大哭,還問張悅,自己說的話是不是“正常人”都聽不懂。此時張悅卻調侃了一下自己,當作例子來勸解小林:“你看我們‘正常人’說話也都有方言,我的東北話很多人聽了也會笑。所以,只要你能講,我們就能聽懂,你就是正常的伙伴,是一個正常人。”

  在那之后,小林就像打了雞血,越做越好,直到“光速”榮升店長。

  “我能做什么”

  熊爪咖啡武漢店位于K11商場,門店面積不大,因此儲物空間都設置在高處,就連冰箱也是豎起來放置,不同于普通餐飲商戶常用的冰柜。

  武漢店有一名店員小蔡,1.28米的身高較普通人稍顯“迷你”。在來到熊爪工作前,小蔡在當地一些娛樂場所做表演——站在桌子上喝飲料,讓大家開心,也讓他自己有一份收入得以生存。

  面試時聽了小蔡的故事,原本擔心他難以勝任武漢店工作的面試官們立即決定錄用他。開始上班后,小蔡先從最基本的技術學起,沖泡咖啡、打奶、拉花,了解咖啡豆的種類。從學習中,小蔡覺得自己得到了成長。但距離他能夠真正上崗擔任咖啡師,還有一些差距。

  “我能做什么”這個問題,開始縈繞在小蔡心頭。此時,武漢店的快閃店開業,由于沒有上下水通道,每天店里使用的凈水和流出的污水都需要人工搬運。小蔡主動要求勝任這一工作,并且堅決不讓其他店員過多“插手”。理由很純粹,他覺得這是目前自己唯一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希望自己真的能幫到店里每一個人。

  這讓張悅想起了熊爪咖啡上海人民廣場店的聾人店長阿肯??雌饋砩傺造t腆的他,其實很“有梗”。相互認識后,每一次張悅到門店,阿肯都會做一杯自己新研制出的咖啡請她“品鑒”,順帶在杯子上畫一只張悅的微信名“小海獅”。而只要店里不忙,遇到熟悉的客人,阿肯都會畫上自己給對方的祝福。

  這些日常工作中的碎片拼貼起來后,逐漸讓張悅意識到,雖然由于一些客觀因素,這些“特殊店員”面對他人時會顯得靦腆、沉默,但實際上,他們每一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團跳動的火焰,愿意結交新朋友,會開友善的玩笑,很有梗,也非常上進。

  “太好了,咖啡店真的幫到他們”

  從2020年11月15日永康路首店試營業,到如今在南京、杭州、武漢等全國主要城市陸續開出新店,熊爪咖啡的目標是至少要在國內開設100家門店,向“知名連鎖品牌”轉型,并且每家店內的聾啞員工占比都要在50%以上。

  不出意外,今年年內熊爪還將在上海的淮海中路、寶山等地開設新店,哈爾濱、北京、深圳都有相關商業載體提出合作意向。“希望在這波疫情過去后,新門店盡快開業,讓當地有工作需要的殘疾人士加入我們,幫助他們實現人生價值。”張悅說。

  “熊爪”聘用殘障人士作為咖啡師的模式是一條公益鏈,但背后也有一條目前看來積極、正向的商業邏輯:企業為殘障人士搭建舞臺,提供學習、培訓機會,聾啞人咖啡師的薪資均以市面上的咖啡師為標準制定,店長還會有相應的股份。

  而當人們了解到,“咖啡店的工作真的有幫到聾啞人”,一種最樸質、真誠的情感也會在此迸發,吸引人們去關注、去支持咖啡店,當然也會更積極地展開監督,因為大家都希望這份由公益之心和商業創意構建起的“城市溫暖”,能始終照亮這個稍顯浮躁和匆忙的社會,守護好人們心中的那片柔軟。

  讓張悅最難忘的是剛來上海,在永康路門店擔任外場志愿者時經歷的一些片段:有的顧客“握爪”后,會遞上一支自己準備的玫瑰花;有人會送上自己寫的卡片,或是一個小禮物;有的人寫了一封長信塞在熊爪里,訴說自己在失戀后如何被熊爪“治愈”走出低谷;也有人帶著自己的寵物狗,前來跟熊爪組成“狗熊”組合拍照……

  包容、溫暖、平視、幽默,這些都是“熊爪”出現后,折射在上海市民游客身上的高光時刻,也是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上海所擁有的最寶貴的軟實力。(據上觀新聞)

網站編輯: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