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熱點 > 正文

捐贈稅收優惠會否成為“第三次分配”的有效促進手段?

2021/08/25 20:11公益時報 張明敏

  8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提到第三次分配,引發社會廣泛關注。會議指出,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正確處理效率和公平的關系,構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協調配套的基礎性制度安排。

  北京大學公眾號8月23日發表《北大厲以寧教授關于“第三次分配”的思考與論述》一文中,對“第三次分配”概念做出描述,相對于市場根據要素貢獻進行初次分配和政府體現國家意志進行再分配,第三次分配是社會主體自主自愿參與的財富流動。

  完成好“第三次分配”需要在政策上、制度上、方式上提供必要保障,還要依據社會發展階段完善參與方式。

  根據我國《企業所得稅法》、《個人所得稅法》規定,企業公益性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個人捐贈額未超過納稅人申報的應納稅所得額30%的部分,可以從其應納稅所得額中扣除。

  稅法的保障在捐贈方和社會組織之間搭起良性互動的橋梁,營造出想捐、易捐、樂捐的慈善氛圍,也為捐贈方提供持續捐贈的動力,將有效推動第三次分配的落實。

  公益性稅前扣除資格有效期“1改3”利好社會組織

  早在2006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就多次發布關于社會組織捐贈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如,財稅(2006)68號文《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中國教育發展基金會捐贈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對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個人等社會力量,通過中國教育發展基金會實施的公益救濟性捐贈,準予在繳納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前全額扣除。

  至此,“稅前扣除”這一字眼進入到捐贈領域中,捐贈人進行捐贈行為將獲得稅前扣除有了明確依據。與此同時,作為受捐方的社會組織稅前扣除資格由財稅部門直接指定,尚未對所有社會組織稅前扣除資質形成系統評估,這可看作是社會組織稅前扣除的雛形。

  2015年12月31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民政部關于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確認審批有關調整事項的通知》發布,按照《國務院關于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決定》(國發[2015]27號)精神,“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確認”作為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予以取消。改由財政、稅務、民政等部門結合社會組織登記注冊、公益活動情況聯合確認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并以公告形式發布名單。

  被認定具有公益性稅前扣除資格的社會組織,該資格有效期為一年。

  2020年5月13日,財政部、稅務總局、民政部發布了《關于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有關事項的公告》(第27號文),明確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在全國范圍內有效,有效期為三年。

  從2015年至2020年,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的政策變化也影響著捐贈人和社會組織,有效期由一年變成三年,也更多被認為是一種利好。

  有社會組織從業者認為,原先一年期認定方式為事后,即去年機構有資格,不代表今年仍有,今年資格是否獲取要到明年才知道,這種捐贈稅前扣除資格的認定對于捐贈方和社會組織來說都有點尷尬。

  捐贈稅前扣除資格認定滯后,面對捐贈人機構無法給出免稅承諾,這讓捐贈方與機構間關系較為微妙。在前期機構已擁有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條件下,捐贈方一方面出于善心捐贈,另一方面政策對捐贈行為鼓勵,令捐贈人在整個捐贈行為過程中感受愉悅。

  但由于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次年公告方能獲知,如果捐贈完成,該機構這一年又沒有獲取免稅資質,這對于捐贈方來說無疑是一次遺憾。如果機構早前承諾在當年會獲得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最終又未能獲取,這對于捐贈人來說無疑是一次“欺騙”,不利于機構信譽。

  在新的規定下,捐贈稅前扣除資格一旦認定3年內有效,這有助于公益性社會組織應對捐贈人更加從容。

  “捐贈人也可以放心捐贈,能理性地開展長期、詳盡的捐贈計劃,從而讓善款發揮更大的社會價值。”敦和基金會財務總監李春秀說。

  李春秀表示,對捐贈人而言,稅收優惠政策使得捐贈資金有了杠桿效應,捐贈可稅前抵扣對捐贈行為是政策層面的鼓勵,要讓更多人知曉并享受到捐贈可抵稅的權利,獲得政策上的實質性利好。

  稅收優惠資格影響捐贈人決策

  一些捐贈人在日常中會遇到多家社會組織向其募款,何種條件能夠影響捐贈人做出選擇,從而影響社會組織募款?

  李春秀表示,社會組織是否具備捐贈稅前扣除資格對捐贈人的捐贈行為會產生一定影響,但也并非決定因素,對于大額捐贈方可能影響較大,小額捐贈方一般影響不大。

  大額捐贈人做出捐贈行為前一般會對社會組織是否具備稅前扣除資格進行調查,同等條件下是否具有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是決定性因素。

  捐贈人一般會選擇將捐贈資金用于自己比較熟知的領域,如教育、醫療、養老、環保等,在熟知領域里捐贈人會考慮資金通過怎樣的路徑到達受益人最有效果。如果受捐方沒有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捐贈人可能會直接把資金捐贈給受益人。

  “當然,也有一些小額捐贈人認為,稅前扣除資格并非重要指標,捐贈就是個人善舉的發心體現,項目執行效果、受益人獲得感、社會價值大小才是捐贈行為產生的重要因素。”李春秀說。

  機構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成為捐贈人考量的因素,而捐贈完成后票據的開具則影響著捐贈人的體驗感好壞。

  現實中,一些捐贈人在捐贈行為發生后,并不會立即索要捐贈票據,甚至在跨年之后再詢問開具上年度捐贈票據,這令社會組織著實有些尷尬。

  而社會組織在受制于財務人員有限情況下,又較難做到捐贈行為發生即1對1開具捐贈票據。

  一位有著多年公益從業經歷的公募基金會秘書長對《公益時報》談起捐贈票據的開具時有欣喜也有無奈。

  這位秘書長表示,就自身基金會體量,每年接受的捐贈人次不計其數,很難做到在現有機構人力情況下1對1開具出每一張票據,隨著技術進步可能會逐步實現。

  據了解,捐贈人完成捐贈行為后,受捐方開具捐贈票據是受捐方的義務,無論捐贈方在捐贈時是否索要票據,受捐方在當年年終時都會將當年捐贈開具出票據總和,次年如捐贈人再需開具上年某筆票據,必須將上年捐贈票據中某筆單獨計提出后,才能避免重復開具,這種跨年票據開具無形中增加了受捐方的成本。

  捐贈人完成捐贈行為后索要捐贈票據是理所應當,這也是捐贈人的權利,只是在具體操作中,一些捐贈票據的延遲開具令社會組織較為棘手,不開不符合規定,開了也不符合規定。

  這位秘書長表示,“去年捐贈,今年開票,這讓社會組織較為難辦。稅前扣除都是以年度為標準,跨年開具對于社會組織存在風險。”

  享受稅收優惠是捐贈人的一種權利

  根據《企業所得稅》法第九條規定,“企業發生的公益性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以后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

  根據《個人所得稅法》第六條規定“個人將其所得對教育、扶貧、濟困等公益慈善事業進行捐贈,捐贈額未超過納稅人申報的應納稅所得額30%的部分,可以從其應納稅所得額中扣除;國務院規定對公益慈善事業捐贈實行全額稅前扣除的,從其規定。”

  在捐贈過程中,捐贈人捐贈金額大小不一,捐贈人身份地位不一,捐贈人工作性質不一,但同樣享受稅收優惠政策。

  李春秀說,相比于小額捐贈,大額捐贈事前會作出一定捐贈規劃,充分利用好社會組織稅前扣除資格政策條件,完成捐贈行為后對捐贈人所得稅減免有實質性利好,大額捐贈人都會重視。小額捐贈由于捐贈資金量小,減免所得稅不多,通常捐贈人不會過多關注,或者并不知曉,但這是捐贈人的一項權利,社會組織有義務告知。

  “理念倡導上,我們更關注于小額捐贈人群體,因為免稅額度不大,使得他們本身就不關注這些,我們須將捐贈應享有的權利告知他們,并讓他們切實享受到這種權利。”李春秀說。

  如今,公益行業的捐贈行為呈現多元化,資金、物資、股權、慈善信托、不動產等捐贈均有之,在資金捐贈上,也呈現多種捐贈樣式。

  “月捐”就是一種能夠較好培養捐贈人捐贈意識的捐贈形式,對于捐贈稅收減免的權利倡導也較為有利。

  月捐大多為小額捐贈,持續性是其最大特點。通過每月捐贈,到年底機構統一開具捐贈票據,告知捐贈人可抵減稅款的權利,并使其最終通過遞減稅款受益,這無疑是一種較好的公眾稅收優惠政策普及渠道,也是社會組織應盡的義務。

  “月捐,可能每個月收到票據抵減稅款的額度并不多,但一年積累下來,按年度開具票據給到捐贈人,個稅匯算清繳時集中抵扣,抵減的個稅返還,讓捐贈人真切地感受到政策上對慈善行為地鼓勵。捐贈人可能由之前的不在意,最終變成一種驚喜。”李春秀說。

  信息化補充社會組織票據短板

  2019年4月11日,全國首張個人電子捐贈票據由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我送盲童一本書”公益項目在民政部公開募捐信息平臺支付寶公益上開出。隨后,全國各地社會組織開始探尋電子票據開具途徑、渠道、方式,一部分地區已經成功開具出電子票據。

  早在2017年,財政部就要求推進財政電子票據管理改革,逐步建立科學規范的新型財政票據監管體系。2018年11月,財政部再次發文,要求全面推進財政電子票據。公益慈善事業捐贈票據作為電子化票據的一部分也正積極響應。

  北京致誠社會組織矛盾調處與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何國科表示,捐贈電子票據問題得到解決,必將促進我國慈善事業迅速發展,對于公益捐贈稅收制度改革有著重要價值。

  電子捐贈票據的開具極大提高了捐贈票據開具的效率,縮短了社會組織服務捐贈人的信息化距離,降低了社會組織財務人員負擔。但現實中,一些社會組織還是面臨著兩難的境地。

  信息化的普及程度仍是橫在公益性社會組織面前的一道門檻,而信息化給社會組織增加的成本負擔同樣也是一種挑戰。

  李春秀說,信息化會給社會組織服務捐贈方和受益人帶來便捷,但社會組織信息化系統搭建要投入不小的成本,并非每個社會組織都可以負擔得起這樣一筆支出。另外,從捐贈方完成捐贈行為到開出票據,這中間每一筆數據的接收、審核、確認、財務處理、票據開具的工作尚未建立起行業的標準,目前大部分機構還是人工篩選處理,費時費力,難以保證開票的及時性、準確性。再則,關注公益領域需求的信息化服務商非常少,信息化建設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財政協同創新中心慈善稅收研究專家田婧表示,公益慈善捐贈是屬于國民收入的“第三次分配”,為鼓勵慈善捐贈事業發展,國家相繼出臺了不少稅收優惠政策。為保護自己的稅收利益, 納稅人在捐贈前一定要了解清楚捐贈稅前扣除的要點,保證捐贈支出能夠稅前扣除,根據自己取得收入的實際情況,合理開展捐贈扣除,實現“智慧慈善”。

網站編輯: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