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熱點 > 正文

河南水災明星獻愛心陷入“內卷”背后

2021/07/28 23:48公益時報 李慶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娛樂圈明星紛紛捐款馳援河南,竟然掀起了一場硝煙滾滾的罵戰。

  有刷屏論證自己偶像捐得更多、人品更好的;有審視明星們捐款與身家和片酬的比例;有對比明星捐款沒進第一梯隊被羞辱摳門的;有質疑明星前往一線救援是作秀博眼球的。

  捐多捐少都會被罵,高調低調都是作秀。甚至有熱心網友還推出“免嘴券”,誰捐得讓他們滿意,誰就能在未來一周內免于被他們吐槽、批評。

  如何看待明星捐款引發的爭議?是什么令明星捐款變了味兒?如何打破這種局面?面對這種情況慈善組織應該如何做?

  馳援河南,明星藝人的公益行動

  7月20日晚上至凌晨,微博不斷有明星藝人為河南暴雨轉發求助、互助信息,這其中以河南籍明星為主。

  作為河南濮陽人,岳云鵬轉發了暴雨互助微博,并倡議多多轉發并提醒老鄉注意安全。作為河南省洛陽人的王一博也轉發了《人民日報》發表的“河南全省救援電話匯總”。

  河南籍藝人張檬、劉昊然、釋小龍、張子楓、馬可、李光潔、秦舒培等都紛紛轉發擴散“暴雨求助”微博。

  除了轉發微博外,隨著河南災情的不斷升級,明星藝人開始紛紛捐款捐物。

  《公益時報》記者根據鄭州市紅十字會、河南省慈善總會、社會組織的公示及微博公開披露等方面數據統計,截至7月27日,累計捐款明星超270位,捐款金額超2.2億元(表格附于文末)。

  李玉剛、李易峰、白敬亭、黃子韜、趙麗穎等明星藝人都進行了捐款。其中不乏有網紅主播捐贈,例如薇婭、李佳琦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紛紛捐款的明星隊伍中,出現了不同組合的捐款形式:夫妻組合,例如張庭、林瑞陽夫婦捐贈500萬元;鄧超、孫儷夫婦捐贈100萬元;章子怡、汪峰夫婦捐贈100萬元;張杰、謝娜夫婦捐贈100萬元;陳榮煉、安以軒夫婦捐贈200萬元;趙又廷、高圓圓夫婦捐贈100萬元等。父子組合,例如郭德綱、郭麒麟父子,分別捐贈100萬元;王寶強、王子豪父子捐贈100萬元。朋友組合,例如李維嘉、吳昕聯合捐贈50萬元。

  隨著河南災情的不斷升級,災區對物資的需求不斷加大,眾多明星進行了物資捐贈。

  黃子韜除了捐贈現金外,還將自己的服裝品牌全部下架出倉供給救援隊;

  黃曉明分三批進行了物資捐贈,第一批:20萬瓶飲用純凈水,1萬瓶消殺用品;第二批:50萬瓶飲用純凈水,三批:5萬瓶酒精棉;

  李宇春捐贈了60艘救援艇和500件救生衣;王俊凱捐贈了50000箱飲用水+13000箱泡面;張藝興捐贈了107萬元物資;

  任嘉倫捐款以后,看到被困女性的求助信息,訂購了200箱衛生巾;與此同時,袁姍姍也通過扶貧基金會捐贈了1000箱衛生巾、衛生棉條及安心褲。

  除了捐款、捐物、轉發互助外,韓紅基金會聯合韓紅愛心明星志愿者團隊捐贈3000萬元,并成立“韓紅愛心支援鄭州”應急援助小組,由韓紅帶領王一博、醫療專家、車手等志愿者前往鄭州開展救援工作。

  除了韓紅、王一博外,作為河南籍的明星劉昊然趕到家鄉送物資。

  在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廣州市社會創新中心理事長周如南看來,明星作為公眾人物,針對公共危機進行捐贈體現了其個人的社會責任,是作為社會有影響力公眾人物的行為表率,是值得肯定和贊賞的。

  明星捐獻愛心陷入“內卷”

  隨著明星們不斷為災區捐款消息的曝出,相較贊賞明星的愛心行動,更多人對他們進行了全方位的審視。

  從捐款金額到款項路徑,再到捐款名義,捐款獻愛心的大潮之下,在娛樂圈刮起了奇怪風向,明星捐款遭遇了來自網友高標準、嚴要求的審查。

  一方面,微博熱搜成為宣傳明星善行的娛樂圈視窗。另一方面,公開和未公開的明星捐款金額輪流被放置于咖位和收入做比較的天平。一時間,明星的捐款只有從網友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才算勉強過關。

  社交平臺上,有一群營銷號和網友,緊緊盯著明星們的捐款動向。

  “大家都在捐錢,為什么某某星不捐?”“某某星這么有錢,只捐這么一點?”“50萬還好意思買熱搜?”“捐這么點和咖位不太相符吧!”……

  有網友甚至根據此前的片酬新聞,列出算式來論證逼捐的合理性:

  捐款10萬,相當于日薪300的打工人捐了14.5元;

  捐款30萬,相當于日薪300的打工人捐了43元。

  誰捐得多誰捐得少,誰捐得早誰捐得晚,都能被掛出來逐字逐句地審視。

  演員周冬雨因為捐了200萬元沒有在網上披露,在豆瓣和微博上引起大量網友的追問、諷刺和追罵。后來由粉絲曝出她已經捐了才瞬間平息。

  女團成員程瀟因捐款10萬元,被罵捐太少后發文感嘆,隨后秒刪。

  微博刪除后,網友繼續發表言論:“你一個包15萬才捐10萬,覺得委屈可以退圈”。

  不捐不行,捐少不行。捐得多就正能量蓋章,捐得少則成為眾矢之的。捐款金額的數字,在與明星收入的比較中被解讀出新的意義,捐款變成了一場“競賽”,逼捐的輿論場裹挾了整個娛樂圈。

  針對以上現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副院長鄧國勝在接受《公益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國際經驗看,自愿是慈善捐贈的基本原則,即捐贈人自主實施捐贈行為,自行決定捐贈的規模、方式和用途。禁止強捐、索捐、變相攤派等行為,充分尊重受贈人的尊嚴和隱私。

  “這次少數網友針對明星捐贈的道德綁架行為,反映了部分網友對現代慈善理念和《慈善法》的精神缺乏了解,公益慈善發展的環境亟待改善。”在鄧國勝看來,明星有較大的社會影響,所謂能力大責任重,明星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積極承擔社會責任,發揮典型示范作用,樹立良好的社會形象。但最終是否捐、捐多少,應該充分尊重明星的個人意愿,由明星在自愿的基礎上選擇。

  鄧國勝表示,在公益慈善文化比較成熟的國家,一些慈善機構在大災來臨時,往往是根據組織的宗旨和使命決定是否捐贈,如果組織的宗旨使命與救災無關,這類慈善組織往往會選擇不參與。同樣,名人、明星也有自己的捐贈偏好,有的關注緊急救災,有的關注日常的環保行為、留守兒童問題等,應該充分尊重他們的選擇權利。

  被逼出來的“善舉”,有可能會導致“畸形的公益”。

  7月21日,“孩子王”發微博稱自己為鄭州市紅十字會捐款1.8萬元,但網友查詢后發現他捐款實為100元。隨后,孩子王在粉絲群中承認自己P圖,還說本想P成18萬,因為別的同行“都幾十萬”。

  這場關于明星捐款的集中審視,衍生出逼捐、鼓動捐款“內卷”的爭議,同時篩查出詐捐等具有負面影響的行為。

  我國《慈善法》第四條規定,開展慈善活動,應當遵循合法、自愿、誠信、非營利的原則,不得違背社會公德,不得危害國家安全、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

  “孩子王”的這一詐捐行為,在周如南看來是愛慕虛榮、破壞社會道德風尚的行為。詐捐屬于誠信問題,惡意散發不實信息,對社會秩序造成了實質性損害,相關機關可以根據行為惡劣程度,追究其行政責任甚至是刑事責任。“公益是由心生發的善意,絕不應該成為藝人公關的道德表演,否則就是本末倒置。”

  周如南認為,詐捐行為的出現,從另外一個層面來看,網友起到了技術賦權的功能,明星自認為只要貼出自己的捐款憑據就可以了,沒曾想到網友會進行多方證據的交叉驗證。“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麥克風,在技術賦權的年代 ,網友的輿論監督起到了積極的一面,它可以讓詐捐現象遁于無形,從而使信息公開透明、可追責。”

  “逼捐”“裹捐”現象的背后

  網友“逼捐”“裹捐”等一系列現象的產生,在周如南看來,都跟現代的造星機制有關,比如一個流量明星,粉絲會對他有個定位,如果定位自己的偶像是頂流,就應該捐出頂流的金額,這就形成了粉絲裹挾偶像的情況,從而形成基于粉絲脅迫性的微生態壓力。

  “還有一種是鍵盤俠式的逼捐,這種類型反應了互聯網技術的過度賦權,或者說輿論過度監督產生的負面的一方面,更多的是一種情緒性的宣泄,它體現了網上群體無意識的極化效應。”周如南說,這個無意識的極化效應就像烏合之眾當中講到的,當我們都處在一個廣場上,人們就會陷入到無意識的狂歡和盲從心態,當有一些極端觀點出現的時候,人們會容易被其吸引并且產生不了理性的判斷。

  這不僅令人聯想到,此次水災鴻星爾克捐贈5000萬被捧成了“神”,而上一輪新疆棉事件中把李寧捧成了“神”,這一次卻把李寧踩成了泥。

  周如南認為,鴻星爾克捐贈事件和網友對明星的逼捐情況相似,都體現了群體性狂歡背后的群體極化效應和非黑即白的臉譜化的網絡心態,一種雖然我不捐但我有權利去判斷別人的捐贈是否與其社會角色或社會責任大小相對稱的心態。

  蜜得創益品牌總監周功武專注明星公益和粉絲公益5年時間,對明星和粉絲公益有著自己的視角和觀察。

  他告訴《公益時報》記者,大多數明星在面對災情的時候都是愿意盡自己一份善心的,隨著網友的輿論發酵,有些明星在捐贈時確實會愈加的謹慎,他們中有很多人會過來咨詢一線的需求,根據需求來決定捐贈的方式。

  所謂的裹挾式捐贈,在周功武看來是由于明星一般都有簽約的公司,捐贈金額勢必會對公司的捐贈額進行考量,這屬于正常的現象。

  周如南同周功武的觀點相似,他認為,捐贈多少并不是由明星決定的,而是由其簽約公司決定的,同屬于一家簽約公司的明星,公司會給予其基于咖位的設計。

  演員楊紫在災情發時第一時間捐款30萬元,微博評論區網友認為楊紫屬于頂流女演員,捐30萬元并不合適。

  后經網友了解得知,楊紫分三次進行了捐贈,除了捐贈給鄭州市紅十字的30萬以外,通過河南省慈善總會和中國扶貧基金會分別捐贈50萬元。

  楊紫的做法在周功武看來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藝人在捐款時也需要評估災害,一開始災害可能沒有那么嚴重,后來發現災情越來越嚴重,進行了追加,這與是否被裹挾無關。

  此次明星捐款之所以遭受網友“史上最嚴苛審視”,周功武認為跟近兩年娛樂圈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有關,這些事件都沒有很好的導向。先前范冰冰、鄭爽的天價片酬,很容易給公眾塑造為富不仁、掙錢太容易的形象。再到吳亦凡事件,中間輿論過渡突然,很難對這一群體產生好感度。

  周如南很贊同周功武的觀點,周如南認為,“失德藝人”帶來的負面影響是極大的,他們作為公眾人物會對粉絲和正在形成價值觀的青少年群體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明星天價片酬”事件,誘導了公眾對明星群體收入很高的判斷,便會出現他們對公眾人物期待,從而形成了網友對他們輿論監督倒逼的社會性心態。

  明星現場救援被質疑作秀

  明星捐款“內卷”被不斷探討的同時,近日,網上不斷出現了“明星救援實則作秀”的聲音。

  韓紅帶著王一博等志愿者前往一線救援的行動似乎也沒逃過這場輿論。

  微博“清湯火鍋才珍貴”在網上發文爆料,自稱一線地區救援隊成員。韓紅和王一博在淺水區使用了三輛動力艇,同一時間深水區卻有急癥病人和難產的孕婦因沒船無法救援。“占用三艘動力艇六個小時,你知道六小時三艘船我們能救多少人嗎?

  另有網友爆料,韓紅救援團隊忙于拍攝,未及時實施救援,無視受災中的女孩。

  當天下午14時,@作者海菱發文公開質疑韓紅與王一博的災區行是為了作秀而不是救災。

  她在其微博中寫道:

  王一博韓紅,請問你們是專業救援隊伍嗎?請問你們去河南省真的幫助到有需要幫助的群眾嗎!韓紅基金會,歷年捐贈能否每一筆都公示一下!

  請韓紅不要再代表明星去做秀了,專業的人讓專業的人去做每次有災情,韓紅基金會各種攝像機,各種記者采訪都到位了,你這不叫救援,你這叫浪費社會資源。

  7月25日,藍天救援隊官方微博發布“非救災,請離開”的相關文章,很多網友將其矛頭指向了韓紅救援隊。

  晚些時候,藍天救援隊在評論區對文章原意進行了解釋,表示藍天發布的博文實際上僅針對冒牌藍天救援隊進行詐騙、私募等行為。

  面對不斷出現的質疑聲,7月26日,韓紅愛心慈善基金會就參與河南救災發表聲明,對相關的質疑聲進行了說明。

  隨后韓紅轉發該聲明:"無論怎樣,我做我認為對的選擇!無愧于心,無愧于曾經身上的這身軍裝!"

  7月26日晚些時候,中國青年報轉發新鄉市新聞和官方呼吁。同時提到,多支救援隊伍向記者反映,一些網絡名人、明星涌入新鄉市等災區救援現場,不僅影響救援,還造成粉絲觀看、占用頻道,并在網上發布不專業的救援指導。嚴重影響了救援工作。

  其中強調,一些娛樂明星團隊自帶救援車和船,但操作不專業,往往一船救援一船拍攝,“像演戲一樣”。專業救援團隊建議,“網紅”“明星”應該回歸自己熟悉的網絡世界,而不是當場“造人”“助人”。

  據微博“碎叫”爆料:韓紅老師是阜陽中青救援隊(原阜陽藍天救援隊)邀請的,并沒有告知前線隊員王一博去參與了。

  阜陽中青應急服務隊的一名韓姓隊員在接受《公益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7月23日下午,韓紅、王一博及團隊跟隨阜陽中青應急服務隊開展救援工作,使用船只三艘(2條皮劃艇,1條沖鋒舟),均為阜陽中青應急服務隊所有。網傳圖像為真,但不存在明星團隊侵占船只;不存在淺水區濫用船只;不存在忽視不救。

  “大家都在做事情,沒什么假的。”該隊員反對以“作秀”形容明星團隊的做法:“但凡用腦子想一下,誰會拿著3000萬,冒著生命危險跑到河南去擺拍?”

  周如南表示,明星公益體現的是社會公眾人物的社會責任,我很反對公益動機論。就算是作秀至少對社會是有行動的,對社會是有正面性效果的,前提不是那種特別拙劣或粗鄙的形式主義作秀。

  鄧國勝則認為,長期看,還是應該注重培養健康的現代慈善文化;短期看,要加大《慈善法》的宣傳力度,讓網友、公眾了解《慈善法》的精神和內容。同時,媒體和社會要積極引導健康的慈善文化,包括對粉絲的教育引導,為我國慈善事業的發展營造良好的生態。否則,任其發展,反而會影響更多的公眾、明星參與慈善的熱情,包括緊急救災和日常慈善的參與,不利于我國公益慈善事業的健康發展。

網站編輯:
5544444